当前位置:鸡碧资讯 -> 文化 -> 潘石屹对话李敬泽谈文学:《平凡的世界》给我精神力量
潘石屹对话李敬泽谈文学:《平凡的世界》给我精神力量
2019-11-06 15:04:47 来源:鸡碧资讯

16日,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委员会副主任李敬泽和soho中国主席潘石屹就“当年我们读到的茅奖作品”进行了一次谈话,并与茅奖作品分享了他们的故事。记者发现潘石屹谈文学阅读是真诚的,他给许多文学作品和作家留下了一些有趣的故事。潘石屹说,“文学对我的影响实际上是在启发我,让我睁开眼睛就能看到外面的世界”。对于生活环境相对有限的人来说,这是接触世界、了解世界和思考世界的一种方式。对潘石屹来说,《平凡的世界》已经被反复阅读了七遍,更像是一本生命之书。

潘石屹回忆起他对文学的热爱时说,他年轻时住在甘肃天水的一个非常小的村子里。这个村庄位于深谷中,一眼就被群山环绕。生活空间很小,但随着文学作品的出现,他的空间扩大了,他知道山外的事情。“我在峡谷里读的第一本书是徐茂和他的女儿们。我只记得这个名字,我记不起我写的所有东西,但这是因为在如此狭窄和封闭的峡谷里有文学作品,我的空间和视野被扩大了。”

潘石屹在很多场合说过,他喜欢路遥的小说《平凡的世界》,已经读了七遍。“我有一次没有做生意,我有一次失恋,我计算出当我的生活处于低谷时,是“平凡的世界”给了我精神力量。当人们处于低谷时,你可以看到孙少安和孙少平是如何生活的。如果你比较他们,你会比他们强得多,你会立刻有力量。”

《平凡的世界》和路遥给了潘石屹精神力量。他还谈到了一个与路遥有关的故事。潘石屹说有一年他去了延安大学。当时的总统陪他去了姚橹的墓地,却发现坟墓坍塌了。潘石屹花了10万元,希望总统能修复姚橹的陵墓,种一棵象征爱情的梨树。“因此,当我第二次去延安大学时,我不仅修理了坟墓和树种,还修理了从延安大学到坟墓的台阶。我说10万元花得值。”

潘石屹不仅喜欢“平凡的世界”,也喜欢“白鹿原”。潘石屹生动地描述了他与陈钟石的个人关系。

潘石屹说,《白鹿原》获得了1997年茅盾文学奖。仪式结束后,他邀请陈钟石共进晚餐庆祝。“我将邀请我在北京的所有朋友和陈老师一起吃饭。我桌旁没有人读过他的书,他们都说我怎么能给我们村的人打电话?我说不,不,不,这不是我们的村庄,这是一个伟大的人。”潘石屹说,陈钟石当时告诉他,“白鹿原”完工后被装进装满肥料的塑料袋里。陈钟石告诉他的儿子好好保存这些塑料袋手稿。你妈妈不会读书,也不会在炕上烧。但这部陈钟石认为无法出版的小说后来出版了,并获得了毛泽东奖。

当被问及在这个充满消费的快节奏时代,一个人是否有必要阅读长篇纯文学时,潘石屹说,一部好的文学作品和一部小说就像一面镜子。它没有给你太多的投入,但是像镜子一样反映了你的内心感受和精神世界。

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潘石屹分享了他阅读《三体》的经历。他说,刘慈欣的《三体》可以被尽可能好地阅读。然后他给刘慈欣拍了照片,并互相交流:“最好写的是黑暗思维的法则。这就是普法教育。当没有规则或法律时,只有黑暗森林的法律被追求。这太好了。”但是刘慈欣的回答是:“潘,你想得太多了。我是科幻作家,不是法人。”

潘石屹说,他想了几个月,让刘慈欣画一个句号,但刘慈欣是一面镜子,通过小说展示了他的想法。

当谈到潘石屹是否是一个理想的读者时,李敬泽认为有些书是生活的书籍。在一个人的一生中,会遇到一两本书,仿佛它们是你一生的书,就像潘石屹遇到的“平凡的世界”。他总是认为书中提到的一切都与你的生活有关。它甚至可以像灯或手电筒一样照亮你的生活。

“我当然完全从专业的角度来看《平凡的世界》,从我作为评论家的角度来看,我能写1234篇2万字的文章说《平凡的世界》有多好。但是我没有那种生活的回声。我认为他不写生活的原因与每个人的经历有关。像老潘一样,当他从天水一路走到skp时,他的生活肯定会与孙少安和孙少平相呼应。这两个人就像活着一样。这是一种回声。所谓的生命之书正在寻找这种东西。”

(齐鲁晚报,齐鲁第一记者史文静)

  • 上一篇:用艺术视角打造精致城市
  • 下一篇:前三季度 云南外贸进出口额1665亿元 同比增长18
  • 栏目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