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鸡碧资讯 -> 文化 -> 自作孽岂可活?叙库武装禁飞区提议直接激怒土叙,土耳其真怒了
自作孽岂可活?叙库武装禁飞区提议直接激怒土叙,土耳其真怒了
2019-11-07 10:14:40 来源:鸡碧资讯

(土耳其在叙利亚库尔德人控制地区的军事行动相对平稳)

在美国和土耳其达成默契,即美国从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的部分控制区撤出,为土耳其军事行动让路,并对土耳其军事行动给予实质性默许的情况下,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的现状最好用一句中东谚语来描述:“库尔德人没有朋友,只有山。”然而,作为叙利亚部分领土的实际控制者,叙利亚武装部队显然拥有影响力。无论叙利亚政府多么不情愿,它都受到国家主权红线的约束。叙利亚政府军也可能成为叙利亚武装部队的盟友。事实上,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内部有一些力量在推动与叙利亚政府军的和解,并希望寻求叙利亚政府军的帮助。土耳其军事行动开始后,叙利亚民主阵线(sdf)武装部队总司令马祖鲁·姆博迪(Mazuru Mboudi)表示,sdf可能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结成联盟,击退叙利亚北部的土耳其军队。库尔德武装部队的一名高级指挥官也告诉西方媒体,将领土归还叙利亚政府控制也是一种选择。

然而,在如此紧张的时刻,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要求美国建立禁飞区的提议激怒了目前叙利亚-科威特控制地区局势中的主要当事方,即敌对的土耳其和可能的盟友叙利亚政府。然而,在叙利亚-科威特武装禁飞区提出后,作为可能盟友的叙利亚政府的态度也迅速强硬,土耳其也与叙利亚政府找到了共同利益。

土耳其军事行动的原因之一是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的政策。禁飞区的提议再次激怒了土耳其。

作为叙利亚这一轮事件的煽动者,土耳其最近的行动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的。第二个目的是缓和伊德利卜方向的紧张局势,将俄罗斯-叙利亚联军的主要注意力从对土耳其构成最大威胁的伊德利卜方向转移到土耳其对手叙利亚-科威特的武装控制区。除了次要目的,土耳其战争最重要的目的是攻击库尔德分裂势力,这是对土耳其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然而,库尔德分离主义者给土耳其造成了如此多的麻烦,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也必须为在这个问题上的错误想法付出很大的责任。

众所周知,在土耳其国家安全面临的所有威胁中,库尔德分裂势力是最重要的威胁。自土耳其库尔德分裂势力形成以来,武装部队一直是土耳其攻击的焦点。此外,经过几十年的持续攻击,土耳其的库尔德分裂势力已经基本瓦解。在国际一级,土耳其成功地将土耳其库尔德分裂势力塑造成“恐怖势力”。事实上,在土耳其,库尔德分裂势力的威胁也已降低到可以控制的程度。然而,叙利亚内战中叙利亚-科威特部队的崛起似乎使土耳其库尔德分离主义部队复活了。

空袭开始后,叙利亚民主阵线(sdf)武装部队总司令马祖鲁·姆博迪(Mazuru Mboudi)表示,sdf可能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结成联盟,击退叙利亚北部的土耳其军队。酪与此同时,叙利亚和科威特武装部队也向美国提议建立禁飞区,这一提议直接激怒了土耳其和叙利亚。

据了解,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和土耳其-土耳其分离主义武装部队之间可能有某种联系,土耳其对此最为关切。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中有土耳其-土耳其分离主义武装部队,土耳其多次证实了这一点。由此也可以看出,叙利亚武装部队和土耳其分离主义武装部队之间的关系至少可以说是不清楚的。在这方面,鉴于土耳其对土耳其-科威特分离主义武装部队问题的敏感性以及与土耳其相邻的叙利亚-科威特武装控制区的地理现实,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应保持谨慎,并更多关注土耳其对其自身利益的关切。

然而,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一直不愿意回应和解决土耳其对土耳其-科威特分离主义部队的关切,甚至否认土耳其的指控。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的这些做法实际上严重损害了土耳其的国家安全利益。土耳其对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的仇恨及其对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控制地区的军事袭击肯定是原因之一。更悲惨的是,面对土耳其的愤怒,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再次选择了错误的道路。

土耳其军事行动开始后不久,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要求美国建立禁飞区,以防止土耳其的军事行动,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的这一新举动相当于火上浇油。

(土耳其公开警告欧洲,它希望停止土耳其的军事行动。如果欧洲国家胆敢将土耳其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定义为入侵,土耳其将敞开大门,向欧洲输送360万叙利亚难民。)

无论叙利亚政府多么憎恨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它都受到国家主权的约束,双方有可能结盟。然而,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的禁飞区提议完全激怒了叙利亚政府。

作为美国扶植的武装力量,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自然会成为叙利亚政府军的反对者之一,也是叙利亚政府结束内战、维护国家统一的最大障碍之一。受此影响,叙利亚政府对土耳其开始对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发动军事攻击的态度仍然非常愤怒。叙利亚外交部副部长公开指责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出卖自己的国家,实施分离主义行为,并为土耳其侵犯叙利亚国家主权提供借口”。此外,实际上,出于对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做法的愤怒,叙利亚政府确实拒绝了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帮助应对土耳其军事打击的请求。然而,叙利亚-科威特武装控制区毕竟是叙利亚的合法领土。即使为了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叙利亚政府也可能与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达成某种共识。

众所周知,土耳其是对叙利亚领土完整的真正威胁,不像美国和欧洲国家,它们在叙利亚也有军事存在,但不能夺走叙利亚的领土。土耳其在叙利亚伊德利卜部分地区的军事存在被视为土耳其想要夺取叙利亚部分领土的证据,土耳其近年来在伊德利卜的行动也让外界越来越相信这一点。然而,叙利亚政府自然会对此非常担忧。叙利亚政府当然不想在叙利亚北部的戈兰高地重演悲剧。

(叙利亚政府拒绝了库尔德武装部队的援助请求,叙利亚外交部副部长指责库尔德人出卖自己的国家,实施分裂主义行为,为土耳其侵犯叙利亚国家主权提供借口。)

在这方面,叙利亚政府无论对叙利亚武装部队有多生气,也需要优先考虑叙利亚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问题。因为一旦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库尔德武装控制区建立“隔离走廊”,并在那里部署土耳其军队,戈兰高地的悲剧很可能重演。尤其是当美国和西方的失败已经决定时,美国更有可能利用新的戈兰高地挑起土耳其和叙利亚之间,甚至中东之间的新冲突。

因此,考虑到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利益,只要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能够在叙利亚政府最关切的一些问题上做出让步,例如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放弃其对独立或自治和准独立的政治要求,并放弃追随美国的政策,叙利亚政府就有可能与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达成联盟。在俄罗斯-叙利亚联军的帮助下,叙利亚政府军在结成联盟后也可以帮助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

然而,由于叙利亚和科威特武装部队提议的禁飞区,这种可能性已经完全消失。叙利亚和科威特武装部队也完全激怒了叙利亚政府。

根据美国目前对叙利亚和土耳其的政策,毫无疑问,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提议的禁飞区永远不会实现。然而,这一绝对不可能形成的提议将对叙利亚的未来产生重大影响,并严重损害叙利亚政府的利益。

(美国部队观察叙利亚-古巴武装部队举旗。对美国来说,叙利亚-古巴武装部队只是棋子,有用就用,无用就弃)

叙利亚-科威特武装禁飞区的提议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当然,美国和西方不会在叙利亚北部设立禁飞区来对抗土耳其。然而,在叙利亚-科威特武装控制区的南部,叙利亚政府军事控制区和叙利亚-科威特武装控制区之间的连接区完全不同。一旦有了第一个,第二个就不会太远了。叙利亚武装部队现在敢提议禁飞区,将来也敢这样做。换句话说,一旦俄罗斯-叙利亚联军开始以武力收复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控制的地区,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很可能会要求美国再次设立禁飞区,美国和西方可以公开阻挠叙利亚政府维护民族团结。

因此,用禁飞区武装叙利亚和科威特的提议目前不太可能产生结果,但也将对叙利亚的未来产生深远影响,这一提议一定激怒了叙利亚政府。

叙利亚-科威特武装部队提出了一项所有各方都不同意的提议,激怒了反对派和可能的盟友,他们应该忍受自己的罪恶。

自土耳其行动开始以来,每个人都清楚地看到,美国默许了土耳其的行动。然而,在美国,反对撤军为土耳其军队的行动让路的人非常多,但这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受此影响,允许美国在土耳其军事行动区设立禁飞区相当于美国和土耳其之间的彻底决裂,美国绝对不会允许。

至于欧洲的英国和法国,更不用说指望它了。有360万叙利亚难民在手,欧洲显然不敢与土耳其完全闹翻。在这种背景下,在叙利亚和科威特设立禁飞区的提议实际上是最愚蠢的举动。

江苏快三投注

  • 上一篇:席睿德:资本市场需在金融体系中发挥更重要作用
  • 下一篇:丰收节里“画”丰收
  • 栏目资讯